銀河SOHO

20世紀的50-70年代,著名的建築學家梁思成為了保護北京的城牆費盡心血,並提出將其改造為「立體環城公園」的方案,試圖將城牆保存下來。然而當時眾人並未體會城牆在歷史上與文化上的意義與美感,僅將其視為阻礙城市發展與進步的象徵,最終將其無情地拆毀,取而代之的是現今的二環路與地鐵二號線,北京的城樓共40多座,如今碩果僅存的僅剩4座,正陽門城樓與箭樓、德勝門與箭樓,而城牆全長約40公里,如今不足2公里。朝陽門的樣貌早已消失在人們的記憶中,望著車水馬龍的二環路,徒留朝陽門的地名供後人憑弔。今日的朝陽門,成為北京政府機關、金融機構雲集之處,亦是舊城與新城的分界之處。

銀河SOHO Galaxy,是由榮獲建築界最高榮譽普立茲克獎的已故建築大師-札哈哈蒂(Zaha Hadid)操刀設計;為其在北京的第一件作品。位於熱鬧的朝陽門橋邊上,銀白色流線型的外觀,打破了二環路上令人乏味且千篇一律地的水泥盒子韻律,使人經過二環路時,眼睛為之一亮

透過參數化設計,牽一髮動全身的特性,大至城市、建築,小至家具設計皆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具備了系統性、多元性等特點,進而塑造出具流動感與延續感的空間與視覺效果,亦模糊了既定印象的室內與戶外空間界線。

正因空間具備了這樣的開放性與包容性,銀河SOHO不僅僅是個商場與寫字樓,當夜幕低垂時,也成為鄰近社區居民運動、跳廣場舞的最佳地點,試想在一座屬於21世紀的前衛建築前有一群正熱烈跳著廣場舞的大媽,這會是一幅多有趣的畫面?

與望京SOHO乃隨著角度移動,三座塔樓與視角呈現的互動關係亦隨之不同的差異在於,銀河SOHO隨著高差的變化,無論是仰視、平視、俯瞰,空間的形體不斷地在變化,訪客總能從中發掘出不同的樂趣。

拍攝貼士

地點一、銀河SOHO旁天橋:由天橋拍攝,可將車水馬龍的二環一併帶入鏡頭中,每當夜色時分,街燈、建築照明、車燈亮起,運用長時間曝光,將車燈幻化為車軌作為前景,更能顯示出北京的繁華。

地點二、東水井胡同與南竹竿胡同口,寶新集團大廈戶外梯平台,本處日夜皆可取景,畫面中呈現的四座塔樓量體間的關係較為均質。

地點三、下沉式廣場:由朝陽門南街入口開始直至進入下沉式廣場,為本案最精彩且能拍出流動空間感的部分,穿梭在地面層與負一層之間,隨著角度、位置變換,四座塔樓亦呈現不同的互動關係,也能以空橋作為圍塑空間的工具,使畫面以具有方向性的方式呈現。

地點四、商場室內:在銀河SOHO拍攝室內空間時,建議採用超廣角鏡頭拍攝,才能將空間的張力與氣勢發揮到極致,搭配上了弧線型的照明設計,宛若踏入一艘航空母艦般,令人驚嘆。

INFO

交通_地鐵2號線朝陽門站G出口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